感谢关注,这个博并不怎么更东西
=苏子苒/淆飞/枫糖饼
果南推,鞠南亲妈

【祝松】锋必一路 01

原著延伸现代paro

一个被毙掉了的稿子

可能没有02

除除草

不期望热度

01

  成易在校园里一路狂奔,速度快的让人惊异,像一阵风就在人身边经过了,令人不禁诧异一个宅男为何跑得如此之快。当他的体力快要支撑不足时,总算看到前面树坛上的一棵榕树,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左手抱着书,抬起右手正在看表。虽然是个宅,但成易的视力并不差,他几乎可以看清那人的眉头皱了皱,连忙刹住自己的步伐,刚好到榕树下。

  “你迟到了五分钟。”那人抬起头,望了成易一眼。

  “对不起松哥,我错了,”成易双手合十,可怜巴巴的望着他,“这次临时有事,所以晚来了。”

  “下次别这样。”被称为松哥的人也没说什么,只是随意道了一句,“走吧。”

  “哦……哦好。”

  两人并排走在林荫大道上。六月下旬,天还不算太热,但已经有蝉鸣声了,整条大道只有三三两两的脚步声,时不时传来几个女生欢快的讨论声,无非都是些什么“松赤我男神!!”“闭嘴松赤是我的!”“噢松赤和旁边那小哥走在一起真配欸”这样的话,成易听着就头大。“现在的女生都是些什么想法……”成易仰头长叹,“唉,我都不懂女生了。”

  松赤看了他一眼:“这就是你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?”

  “卧槽松哥你别这样插我一刀好吗!”成易做欲哭无泪状,“就是因为你太受欢迎,我们就被比下去了,一宿舍的人都是单身汪啊!”他说着说着,突然想起什么,嘿嘿一笑,问道:“松哥,你既然那么受女生欢迎,为什么还不找个女朋友?”

  “我目前无意谈情说爱。”松赤知道成易打着什么坏主意,并没有多加理会。

  “是是是,松哥你沉迷于学习,学习使你快乐。”成易看出松赤看穿他的小心思,也没趣再继续下去,揶揄松赤两句,也便没吭声了。

  此时快要中午,天气逐渐变得闷热,空气中散发着烦闷的气息,加上知了不厌其烦的叫,让人站在外面就心厌的很。图书馆离宿舍区比较远,走路过去要十分钟左右,再加上之前是跑步去找松赤的,成易开始走得腿酸脚发麻了。“怎么还没到啊……”他开口抱怨道,一屁股坐在旁边的长凳上,又被椅子表面的温度烫的跳起来。

  “还有一分钟左右的路程。”松赤抬手看了看表,再抬头一看,道:“喏,到操场了,就快到了。”

  成易听到松赤如此说,也识趣的闭上了嘴。他一向清楚松赤的性子,虽然很累,但也无再多抱怨,只是拍拍手上的灰,继续跟着松赤走了。

  因为想走进路,两人打算穿过操场。虽然天气闷热,太阳猛烈,但操场上依旧人满为患,挡不住一些同学的热情。操场上最常见的运动就是打篮球,不知哪两个系在搞系赛,外围被男男女女围的水泄不通,连过道都给占了,他俩差点就挤不过去,只好麻烦一些同学让一条道,才走了过去。

  “太可怕了。”成易望着那块被围的水泄不通的篮球场,心有余悸:“不就是搞个系赛嘛,要那么多人围观吗,特别是那些女生,简直可怕,一看就是后援团来花痴的,里面有帅哥吗……还真有。”

  “你说什么?”松赤难得转过头,回应了成易这个吐槽。

  “哇松哥你第一次回应我的吐槽啊!”成易惊讶。

  “总觉得那些人里面,有一个似曾相识的人。”

  “有吗?我第一次听说松哥你有除了我们宿舍外其他的朋友欸——”还没等成易说完,那边篮球场上爆发一阵欢呼,尤其女性的声音最多,吓得成易一缩脖子,却听到了一个名字,顿时明白些许,他一拍脑袋,“啊,我明白了。刚刚那个上篮上的那么帅的,一定是吴回了。”

  “吴回?”松赤奇怪的看了成易一眼。

  成易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,“你不知道吴回吗?哦对,你沉迷于学习。”他指了指篮球场上穿着红色运动背心,最高的那个板寸头人影,说道:“吴回啊,是我们同届体育系的,据那些女生形容就是人高马大长的帅,性格又挺爽快的,在论坛上的人气排名可不输于你呢。”

  “论坛上还有这些排名?”松赤哭笑不得。

  “当然有啊,那些女生的心思我们不能懂,而且你老人家只喜欢在论坛上看教程,都不看八卦的。”

  此时是休场时间,松赤远远地望过去,吴回正站在看台边,接过队友递给他的水和毛巾,灌了一大口水之后,随意的擦汗。忽然他的注意力聚集到松赤这个方向来了,望着他的眼睛,松赤心头一震,掩嘴咳嗽两声,转身拉着成易的衣领就走,惊得成易大声抗议不断挣扎,企图让松赤放开,松赤却不理他,只是加快了走路的速度。

  他刚刚,看见吴回突然笑了,向他眨了眼。他一点也不想知道是什么寓意。

  晚上,校园里就热闹一些了,因为大部分出去玩或者学习的人都回来了一大半。等舍友都回来准备开电脑玩游戏时,松赤看了看表,把放在书桌上几本书收拾进包里,成易一看,笑问道:“松哥,又去图书馆学习啊?”

  松赤淡然回道:“嗯。”这个学校什么都早关门,就图书馆最不早关门。

  这时一直对着电脑写编码的舍长终于开口了:“图书馆9点关门,你早去早回,最近学校里闹鬼,还挺严重的呢。”

  松赤一愣,知道这是在关心他。“我知道了。”说完,他便走出了宿舍门。

  他走下楼,并没有往图书馆的方向走,而是往反方向快步走去。路上挺多人,都是些从外面游玩回来的学生,偶尔能见到几个教授提着菜急匆匆的跑回公寓,却是朝着松赤的反方向走的。松赤知道这条路通往何处,他不紧不慢,直到离人群有五百米开外,才加快了脚步。

  此时道上已经没有人了,静幽幽的,只有夜间虫鸣在路道旁的灌木丛里响彻整个夜晚,暗黄色的路灯无声息的照着,看着就渗人。因为只有一盏灯,路面不算光亮,他不清楚自己究竟走到何处,一股臭味扑面而来,松赤有些嫌恶的捂上了嘴,停下了脚步,便明白自己来对了地方,这里便是学习的垃圾池了。

  用手扇去一些异味,松赤望向垃圾池旁一块阴影处——那正有一棵看着古老的榕树,枝叶浓密得路灯的光无法透入。“没有人了,出来吧。”他淡淡道。

  榕树下,果然走出一人,普通的板寸头,穿着休闲的运动服,却比松赤高了半个头,正是早上在篮球场上碰见的吴回。“松子。”吴回笑着唤了一声松赤,走到松赤旁边。

  赤松子,这才是松赤的本名。

  赤松子推了推眼睛,道:“祝融,你不必在我面前伪装。”

  “可是松子,你也不是在我面前伪装着吗?”

  赤松子瞥了祝融一眼。

  “……好好好,我先我先。”祝融无奈,长啸一声,全身瞬间浴火,运动服在烈火的灼烧中消失不见,化成平日在地界穿着的衣服,头发也带着火光,在空中飘逸着,体型比先前更加壮实了些——这才是祝融原本的模样。

  赤松子见他卸去伪装,也毫不迟疑,摘下眼镜和后脑勺的两个辫子,一条水带在他手指间出现,环绕着身体,直到白衬衫被水化成平日在地界的衣衫,那条水带才消失在指尖。

  “好了,”赤松子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,道,“祝融,用自己的本名在人间,你倒是挺厉害的。”

  “哪里有,再厉害也比不上松子你玩文字游戏啊。”祝融道,“对了,你还记得我们来此的根本目的吗?”

  “尚且还记得,我并没有学傻。”赤松子听出言外之意,从包里掏出一卷锦帛,这卷锦帛闪着金光,一看便是不凡品,只是多了几分鬼气罢了。

  赤松子打开锦帛,看了一眼,道:“是湫特意委托我们,在人间寻找椿的灵魂——你还记得吧,就是那个闹得天翻地覆的小姑娘。湫掌管灵魂多年,却并没有收到椿的灵魂,他认为此事蹊跷,委托我俩来此人间寻找真相。”

  “那他为何不亲自来?”

  “灵婆也不是个闲职,想必他也脱不开身吧。”赤松子卷起锦帛,收入包里,问道:“罗盘,带了没有?”

  “带了带了。”祝融说着,随手翻出一个两个巴掌大的罗盘。乍一看这个罗盘样式普通,颇像老人收藏或者摆风水用的,实际上这可不是普通的罗盘,而是人间绝少有的传说中的“寻灵盘”!

  祝融在寻灵盘里输入一些灵力,瞬时间罗盘的指针开始疯狂的转动起来,两人都屏住呼吸,生怕漏看了摆动的细节。

  那灵盘的指针逐渐停止下来了,针指所向地是东方——正是往图书馆的位置。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馬修的楓糖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