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关注,这个博并不怎么更东西
=苏子苒/淆飞/枫糖饼
果南推,鞠南亲妈

【米优】画中话(中的中部分)

被自己拖延症吓到了。没想到可以中写那么长。
这部分其实写的不怎么的。懒得改了,下次放完整版画中话时改吧。












饮料入腹,米迦尔瞬间觉得自己原本滚烫的喉咙清爽了些许,很快一罐可乐便饮用完毕了。他随意的把空易拉罐丢入回收桶,却见优一郎盯着自己的右臂发愣。米迦尔有些好笑走上前,决心要使个小坏,他利用那并不算完美的3厘米身高差靠近优一郎的脸,好笑的问:“怎么,我的手臂很好看么?”
“哇啊啊啊米迦你靠那么近干嘛啊!”优一郎闻言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大叫着退了几米远,可米迦尔清楚的看到优一郎的脸稍稍的红了。
嘛,这样的小优,很可爱。
“我只是觉得,米迦你怎么那么白,我一站在你身边就黑的如烧糊的牛肉。”优一郎这才缓了口气,指着米迦尔的手臂,道:“难道这就是混血儿的好处么?”
米迦尔苦笑。
“小优其实也不黑啊。”他走上前,拉起优一郎的手,“其实我也不想要这么白,也是有坏处的。”
“会有坏处?”米迦尔分明的察觉到优一郎的手微颤了一下,但很快就恢复正常,拉着米迦尔就往前走,他走在后面,依稀可以看见优一郎有些凌乱的头发下,耳尖发红。
“当然会有坏处。会被很多人围观的,我都不太敢穿短裤了。”
然后米迦尔收到来至优一郎嫉妒满值的目光。
“不愧是你啊,走到大街上都那么受欢迎,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。”
“虽然我不想要这样的受欢迎。”米迦尔自然听出优一郎话语中的一点酸意,他装作不知道,轻笑道:“但是小优这是在嫉妒吗?”
“吵死了啊!”
不知走了多久,米迦尔的步伐似乎缓慢下来,他有一点小累,但还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跟优一郎搭话,优一郎兴致勃勃地向米迦叙述着自己在漫画生涯中一些有趣的事情,米迦尔虽然有些听不懂漫画学术语,但是他还是微笑着聆听,偶尔提出一些小小的建议。他俩走到一户房子前,优一郎停了下来。
“到了?”米迦尔有些诧异的望着那栋不算豪华但也不小的房子。
“嗯,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室。”优一郎从裤袋里翻找着什么“这个本来是筱娅她自己的房子,在工作室成立后她就把这里设成总部,大学毕业后我们也就直接住在这里了。”他把裤袋抓出来又胡乱的塞回去,脸刷的一下变的惨白。
“怎么了?”
优一郎猛然间扶额。“我……没带钥匙……”
完蛋了要被君月那群混蛋嘲笑了,优一郎略苍凉的想着,望向米迦尔。米迦尔干笑两声:“家里不是有人吗?让他们开门就好了啊。”说着拉起优一郎的手,走进院子。
“会被他们嘲笑死的……”优一郎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咕着,按响了门铃。
“笨蛋优果然是笨蛋优,就这么急着见亲爱的发小吗?”一道略带怠惰的女声从屋内传来,带着无尽的笑意,紫灰色头发的少女站在门口迎接,一脸戏谑的看着两人,手里还拿着一串有些闪光的钥匙,“连钥匙都忘记拿了啊,你跟你的发小果然是真爱吗?”
“闭嘴筱娅。”优一郎红着脸一把夺过钥匙,直接无视了柊筱娅发出“哎呀哎呀又在欺负无辜少女”的感叹声,“你快放我们进去啊,米迦还在等着呢。”
筱娅笑嘻嘻的退一步,毫不掩饰地望着优一郎身后的米迦尔,道:“你就是米迦君吗?初次见面,我叫柊筱娅。”她不怀好意的看向优一郎,继续道:“是笨蛋优君的编辑哟。”
“所以说你快放我们进去啊!”
筱娅发出了无辜的笑声,娴熟的无视了优一郎气愤的叫喊,退到旁边,优一郎无奈的脱下鞋子,没声好气道:“米迦你不要管这个人,她个性很奇怪。”
米迦尔倒是摇摇头,笑了笑,“不会啊,能成为小优的好朋友的都是很厉害的人呢。”
优一郎干笑。
筱娅早就准备好了水,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坐在单人沙发上。米迦尔看着优一郎毫无形象的坐在沙发上,思考片刻后选择坐在了优一郎旁边。筱娅依旧笑着盯着米迦尔,令人有些悚然。
“初次见面,我是百夜米迦尔。”米迦尔轻轻的把水杯放在桌上——在路上说了很多话,喉咙有些干涸,凉白开或许能帮他滋润了下嗓子。“如你所见,我是小优的发小,也是……”
“著名网络作家scaPegoat老师,我说的没错吧米迦。”优一郎懈怠的接了话,“我们打算改编你的《极光热恋》。”
“话是这样没错,”米迦尔愣了下,他可没想到优一郎会接下他的话,“但是小优啊,这件事我今天至少已经听了三遍了,我也知道你能改编我的小说的喜悦之情。”
“啊……哦。”优一郎应声闭嘴不提,却见米迦尔噗嗤一笑。
逗你玩的,他笑着揉了下优一郎更加凌乱的头发。
不要这样吓唬人啊,还有别动我头发!优一郎跳起来对着米迦尔干瞪眼。
筱娅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句官逼同,打断这两人在她眼里看来的唧唧我我,“听说米迦君是已经无家可归跑来这里的对吧?”她顿了顿,还是说出内心的想法:“不如请scaPegoat老师加入'月鬼'怎么样?”
对于突然改变称呼使米迦尔不太习惯,隐约能听出面前女生的话语中有些恳求意味,然而还没等他开口,优一郎甩甩手,再次帮他接话:“安啦安啦,反正我在路上已经同意他加入啦,筱娅你也真是废话多。”
筱娅瞟了了他一眼。“笨蛋优果然就是个大笨蛋。谁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啊?”到此,她又一次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,“再说,我们已经没有空余的房间了。”
优一郎看着这笑容心里有些发毛,仔细一想,好像目前的确是这样的。
“没有关系,我跟小优住一间就好了。”
米迦尔无视了优一郎爆红着脸发出发出惊异的声音,只是很认真的看着优一郎。
筱娅发出不明意味的笑声。

评论(4)
热度(15)

© 馬修的楓糖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