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关注,这个博并不怎么更东西
=苏子苒/淆飞/枫糖饼
果南推,鞠南亲妈

【开宝/开甜/段子】烟花祭

贴吧点文,也是开吧主题拼装的文章

选用[梦][时间][雪]其实加上[记忆]也行w

时间线乱,ooc严重,短渣,be慎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   冬季是漫长的,冬日更是如此。

   对开心而言,冬季确实为痛苦——虽然南方的冬日并未下雪,但湿润的冷空气也让人厌恶,将人们的鼻子堵住,限制着人们的行动,以此来扼杀健康。真是罪恶啊,比起湿润的冷空气,开心更是希望下雪,倒不是因为它纯白无瑕,只是因为可以自由的出去玩罢了。

   不由得叹了口气,难道这个寒假只能窝在家里玩无聊的游戏吗?或许应该是怕冷罢了。嘿,堂堂男子汉怕什么冷啊,是个懦夫吗?脑海里浮现出那位少女的讽刺笑脸,开心不由得打了个激灵,“我就出去给你看好了!”他自言语着,套上外套,随手抓起挎包就往屋外冲。

   “妈妈,我去她家了!”走到门口,不忘向母亲打个招呼,得到一声许诺和“路上小心”之后,他安心的推开大门,向着街道的北方冲去。

   迎面扑来一股冷空气使他不断打着喷嚏,随便在衣袖上抹了两把,依旧奔跑着,终于在一栋居民楼门口停下来。熟练的按着呼叫门铃,待到门开之后他似依旧精力充沛冲上楼梯,最终在第6楼停了下来。

   “甜心,我来了,要做好准备哦。”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,他轻轻地敲着房门牌号为「603」的房门。

   “我说开心啊……你下次能敲轻一些吗?”略带抱怨的声音从门的另一侧传来,开门者是一名绿发少女——看起来十分随和的双马尾轻垂在双肩,元气的亮粉睡衣穿的十分规矩,给人带来认真整洁又不缺活泼的气息;淡粉色的瞳孔似会说话流露着情感,面容是少女具备的那种温和,却十分的苍白无力——天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那双会说话的双眼愈发黯然,温和的面容愈发惨白。少女露出一丝幽怨的责备表情,严肃的对少年说:“再这么被你敲下去,我又要换一个门了。”

   “我已经很轻了啊……甜心你什么时候那么小气了?”开心哭笑不得,也只好屈服于“威严”之下,再怎么任性,也是要有家教的,毕竟这可是在别人家,无理是很容易被人讨厌的。

   “噗噗——好啦好啦进来吧。”原本认真的脸藏不住笑意,被称作甜心的少女知道这个要求太为难他了,停不住笑声,请他进来。

   “……甜心。”开心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小歇着,忽然看到少女的笑颜似乎更是勉强了,心尤刀割般难受,露出了悲伤。

   甜心依笑,却分明看清那悲伤的表情。些许发愣,她感觉十分好笑:“嗯……?我们的乐天少年开心居然会伤心啊,真是天大的消……”

   “甜心,你的身体越来越差了。”

   甜心被突如其来的打断所惊异,她望着少年那双流露着悲伤的黑眸,终是缄默。



   他和她是青梅竹马——不,用幼驯染更加适合形容他们儿时之间的关系。

   那是在儿时某个冬日的相遇故事了——少男少女的相遇,总是充满着面赤心跳,令人羞涩的桃红场面,但说来不巧,他们的相遇十分的奇怪。

   “甜心你个男人婆!我记住你了!下次我们再打!”肉乎乎的脸居然鼻青脸肿,谁会想到这是一个女孩子的作为?开心内心自然是十分的不服气的,他叫嚣着挥舞着拳头——即使是被父母强制性束缚着。

   “随时奉陪到底!”瘦小的圆脸也是肿黑了一大块,面对他的挑衅她也毫不示弱的做着鬼脸——即使疼痛已经使她的面部有有些僵硬。

   ——这的确是他们儿时的日常,即使疼痛也并不影响着他们感情的升温。

   开心向来都知道甜心的性格,倔强、要强,有着许多男孩都无法做到的优点,却唯独缺少着女孩应该具备的温柔——小时候也是,现在也差不多。

   12岁,大概是从儿时般幼稚走向青春向成熟的转折点。

   那个冬日,他终于忍不住,对她说:

   “你什么都好,却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。”

   不像女孩子……吗?

   那么努力的去成为吧。

   甜心终意识到自己缺少了什么。她开始努力着温柔,并向身边的少女们学习料理——这样,他们的架也少打了许多。

   果然是要经历那个转折点啊,但是他依旧是如此呢。

   终究是要走上那条正常的青春路线么?

   随着时间流逝着,开心明白自己愈是在意着甜心——是恋爱了吗?喜欢上曾经和自己打到大的男人婆真是孽缘啊。

   18岁,标志着生理与心理上的成熟——他们却还是像小孩一样闹腾,真是麻烦呢。

   那个冬日,他向她传达了自己的心意——像个笨蛋那样传达的心意。“喜欢……我么?”她并没有回答,只是喃喃自语。突然她露出一丝微笑,柔和却让人头皮发麻,“好呀……我接受,不过要先吃完我新做的甜品哦。”

   开心第一次察觉到危险这种东西。



   “所以说你刚刚在想啥呢。”略带不悦的声音把他从回忆中惊醒,“要来尝下新做的甜品吗?”他抬头,正好撞见那张熟悉的苍白笑颜——靠的真近呢,还微带一丝红晕,即使有些面赤还带着略有讽刺笑容的真的只有她了呢。

   “不用了谢谢!!”私图委婉的拒绝这份所谓的好意,但略经思考后开心认为强硬的拒绝才是最有效的方法,虽然心会挺疼的——“真是的。”甜心叹了口气,终于打住威胁男朋友吃下爱的点心,果然是生气了啊。“行行行,我吃,我吃!”开心哭笑不得,接受了那份奇怪的爱意,看到她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许,那颗有些悬着的心终是放下来——她此刻十分的危险,如果病突然性发作,他不愿意接受那个事实。

   艰难的咽下甜心亲手做的“焦糖”布丁,忽然感觉不是那么的难吃了,他笑,说:“厨艺进步挺大嘛。”“诶是吗?”得到称赞她显然十分高兴,露出了自信的微笑,“所以说我还是有一点天赋的呢。”

   可能是我味觉崩坏了吧。开心暗自腹诽,继续低头解决那份布丁。“开心……?”甜心十分不解的看着解决布丁的开心,平时他可不是那样的啊,难道已经发现了?她的双眼渐渐垂暗,露出了一丝悲伤。要不要……告诉他呢?“怎么了?”吞下最后一口点心,他抬头正好撞见她那双眼睛,流露着悲哀。“没……没什么!”她摇摇头,暗自决定了委婉的说出,严肃的看着,“你会相信,我的生命,将走到尽头了吗?”

   “……”他无言。终是要走到这地步吗?

   明明说好要一起去北方看雪的呢。

   他内心深处泛出一丝悲哀,抬头忽见苍白的面容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,才得知上当受骗。“甜心你又耍人!”看着有些气愤却缓了口气的青年,嘴角微微扯了扯。

   明明事实如此,没有欺骗你啊。

   “那么,明天晚上,一起去看烟花祭吧?”



   鼻子轻微动着,忽然间醒来,他茫然着望着那似雪般的天花板。勉强坐起身,疏松的骨骼发出一丝响声,感到疼痛后,他轻轻地靠在柔软的靠枕,努力回忆着刚刚他所有的「经历」。

   果然……是梦吗?

   别过头,他见天已是黑了,似乎能听见惨叫着的北风作响,细微的雪花缓然飘落着。

   下雪了。他轻轻叨念着,似乎想起着什么。

    “老先生,您醒了。”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索,应声抬头,女护士不知何时进来,抬手指着他的右手,“我来帮你换药了。”

   右手?这时才发现自己正在打着吊针。无奈的笑了笑,默许了护士,他低头沉思——

   方才梦境,是旧时故事吧?

   那年初春,他与她欣赏人生中第一场烟花祭——无论何时,也忘不了那一刻,她在那璀璨夺目的烟花下消失。

   「明明,我没有骗你啊。」

   曾经的许诺他难以释怀。

   「这是,我们第一场烟花祭吧?」

   「如果是在雪地里看烟花祭,效果更加好呢!」

   「那么,约定好,一起去北方吧?」

   什么啊,都是哄人开心的谎言。不过啊,那个梦境中的女孩,到底叫什么名字呢?

   当年尘事,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那样,一段段记忆在枯瘦指尖流过,带走一丝悔恨的泪。

   他记得她的一切,却唯独忘记她的名字。

   当女护士换完药物时,发现老先生已经睡着了,只是睡着了而已,枯黄的面容上,泪痕未干。

   钟声响起,璀璨夺目的烟花在黑夜中绽放,似少女的笑颜迷人。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馬修的楓糖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