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关注,这个博并不怎么更东西
=苏子苒/淆飞/枫糖饼
果南推,鞠南亲妈

【开宝/伽小/中篇未完】血月(老物搬运)

我又在电脑里翻到老物了【烟】一个坑,我觉得我不会填完的【烟】

ooc严重慎

伽小慎

如果在贴吧有而且ID不是我飞YU艾薇儿的请务必告诉我,我忘记我是扒别人的还是自己写的了【烟【←那你还放上来干屁


楔子  血月

夜幕降临了。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。

不过这是不同寻常的月光,它代表着血腥。

是啊,血色的月亮,是代表修罗的降临啊,代表生存的游戏啊。

一个黑发少年站在一座大厦的天台上,俯视着这座城市的夜景。抬手瞟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,他静静的笑了。

“看来,要举办一场派对呢。”他喃喃自语,“我的仇,就在这场派对中,结束吧。”

Chapter.1  

“快看啊,昨天晚上有一个富豪家被灭门了!”甜心挥舞着手中的报纸喊着。“是吗?让我看看。”开心鲁莽的抢过甜心手里的报纸,报纸因此差点报废。“什么事情那么严重啊。”花心一边梳头发一边说。开心大声朗读甜心没有说的部分:“警方在检查尸体时发现每个尸体上都有一个红色的月亮,经证明是凶手留下的,以示对警方的挑衅。”

“红色月亮标志?”伽罗在一边吃着早餐说,“有点耳熟啊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花心有点惊讶,“有点耳熟?”

“是啊,关于一个叫‘黎’的黑帮。”

此时在城市另一边,在一个叫“黎明”的酒吧里。

“黎明”酒吧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酒吧,它是最大国际黑帮“黎”的地盘,也是各种不正当的交易和赌博的场地。据说,“黎”的王杀性爆发的话,可以屠城。

“给我一杯血腥玛丽。”黑发少年对吧台后的服务员说。“是,血月大王。”服务员不敢慢一拍,赶紧调了一杯鲜红颜色的酒给黑发少年。

“小心,早上又来喝酒了?”这时旁边的红发少年微笑着问黑发少年。“刹離,说了多少遍,在这里你要叫我的代号。”小心不满的皱了皱眉头说。

“血月你也真是的,身为搭档就不能有特权啊,又不是在任务中,你也可以叫我阿卡斯的嘛!”红发少年对小心卖萌。

“嘁,这样才不会让人认出我的身份呐,还有别对我卖萌,丑死了。”小心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,一口喝掉手中的酒。

“呜呜呜小心你欺负我……”阿卡斯很郁闷,差点蹲在地下画圈圈。幸好,酒吧里除了小心以外,没有其他的成员,要不然他们看到他们的刹離大人这副窘样,不知会怎样想。

“别恶心了。”小心起身,说:“我现在需要一个身份来策划派对,要不然这个派对就不好玩了。”

“你不是还有其他身份吗?”阿卡斯愣了愣。

“那些身份我玩腻了,这次我要当一个学生。”

“那好吧,我帮你搞一个学位来吧。”

“还有,我要打入“星”内做卧底。”

“噗!”阿卡斯一口酒喷出来,“你当我是神啊!一个身份玩玩就随手一挥,我可办不到。”

“你是帮还是不帮啊?”

“帮帮帮,怎么不帮。”阿卡斯擦擦嘴,“不帮你我的头就不知道飞哪去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小心冷笑一声,喃喃自语道:“游戏似乎越来越有趣了呢。”

 

 

·TBC·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馬修的楓糖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