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关注,这个博并不怎么更东西
=苏子苒/淆飞/枫糖饼
果南推,鞠南亲妈

[APH|荷加]旅人与狼【深夜六十分钟摸鱼产物】

APH深夜六十分钟
1.荷/兰
2.狼
3.寒冷
※荷加,旅人荷x小狼加
※严重ooc:)

天色渐暗,雪愈下愈大,他还是没有找到走出森林的路——一看就是不想花钱,硬是自己旅行的,结果迷路在加/拿/大北部一个森林的旅人。
“先在这里露营吧……明天再继续找,也该休息了。”旅人找了一块空地,放下背包开始扎营,“希望不被风雪吹到就好。”
简单快速的扎好帐篷后,旅人安置好里面的东西,他决定去外面采集些雪来烧水——谁叫他不愿意花钱买水喝啊,不过这里荒无人烟只有森林,也没有商店可供水和食物吧。
“呜噜……”似有什么声响,旅人警惕的转身,他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一团灰灰的毛绒物体。带着一点好奇心,旅人凑近一看,啊,原来是一头小狼呢。小狼瑟瑟发抖躺在雪地上,发出悲伤的呜鸣,有一条腿似染过十分鲜红,那条腿下面的雪也被染成了鲜红——原来是受伤了。旅人心生怜悯,“真是可怜的小家伙。”旅人说着,抱起小狼走回帐篷,小狼也不反抗,十分安静的望着旅人——它的眼睛真好看呐,十分纯净而空灵的紫色,就像这篇大地一般美丽,旅人暗咋舌,把小狼轻轻的放在温暖的垫子上。
锅里的水“咕噜”地响,旅人拿出随身携带的药物,他发现自己难得如此耐心地对待一只动物,还是受伤的狼。小狼一声不吭的呆坐着让眼前的男人给自己上药,猛然觉得人类也不是想象中的可怕,对旅人心存着好感。包扎好后,旅人喝了口开水,把小狼轻轻抱在怀里。“……!”小狼才反应到自己被怀抱着,但旅人的怀抱十分的温暖,它忍不住抬头望着旅人的面容,头发似用发胶处理过,虽面无神情但意外的帅气啊,小狼想着。轻轻地抚摸着小狼的皮毛——真是舒服的皮毛……这身完整的皮毛,应该能卖不少钱吧,旅人想着,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如果小狼读懂这丝微笑的含义,并且知道了旅人的想法会吓得逃走,并收回之前好感的想法吧?
风呼啸着,越来越大,雪依旧下着——似乎在为旅人与狼歌唱着,但无人知晓歌词的含义。

评论
热度(7)

© 馬修的楓糖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