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关注,这个博并不怎么更东西
=苏子苒/淆飞/枫糖饼
果南推,鞠南亲妈

[APH|极东]纸花paro

原段子→ http://maxiudefengtangbing.lofter.com/post/1cb2e9c3_5a75fb7
其实是开放性结局但是写着写着就偏题了:)我写了he版本,但是因为太渣没敢放,所以看过he版本的只有一个小伙伴看过:)期末考试第一天晚上写的,我没好好复习历史我错了x
※极东,一个段子扩写
※开放性结局?我觉得是虐的:)
※还是段子,这里湾湾会用同人名字→王湾,雷者慎_(:з」∠)_
※如果可以接受请食用愉快?
※ooc,ooc,ooc很重要说三遍x

王湾是记得的,先生的书桌有一个不能打开的抽屉——据闻藏着先生的心爱珍藏物,所有人都好奇,但无奈于先生不允许,所以并不知道里面藏着如此圣物,竟让先生如此珍惜。
先生是永远不会打开那个抽屉了呢——王湾如此想着,又是平静的一日。
“湾湾啊,你来我房间一下吧。”
熟悉温柔的声音从身边响起,突然听到王耀呼唤自己,王湾倍感事情不妙。「糟……!难道那些东西……」但是不能不去,因为是先生在唤我啊。
轻轻地敲响房门,得到屋内主人的允许后,深吸一口气,王湾有些忐忑不安地走进来,“先生找我何事……?”
“想来想去,你才是最好的人选呢……”轻叹一丝清茶,王耀掏出了一串古旧的钥匙,打开王湾好奇多年的、尘封多年的抽屉。
“唔……!?”当王湾并未想通此话含义之时,被王耀的动作下了一跳,“先生你……?居然打开了?”
“喏,你不是很想知道么?”嘴角轻翘,“就只告诉你一个人吧——思索之后,还是告诉你较为合适。”
王湾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,她觉得呼吸有些困难——一封封不知和谁来往的古旧的书信,一些手作十分粗糙的日式玩偶,还有些十分稚嫩的书画,令王湾最为好奇的,还是一枝纸花,一枝朴实无华的纸花。花瓣已是泛黄生霉,因年代久远的缘故也十分脆弱,似粗心就会粉生碎骨,样子更是普通无彩——王湾不明白,为何一枝无用的纸花也会是先生的珍藏呢,先生看他的眼神,也似难得几见的欣慰呢。随手拿起一封信,看着纸上的文字,王湾有些惊异,“是和本田菊的来信?”
“是的,这些都是本田儿时的信物。”王耀露出一丝微笑,但明眼也能看出是苦笑。
这些……都是本田菊儿时的信物吗?王湾轻轻地拿起纸花,生怕粗心粉碎了花瓣而招惹先生生气,她试图去理解花的含义。纸花,纸花,纸花……
“是两人之情永不枯萎的意义吗?”得到对方的肯定,王湾低头轻嗅那朵无彩的纸花,然而只闻到霉菌的气味。的确是永不凋零,然而——
已是泛黄长霉了呢。
这就是先生要告诉我的一切吗?泛黄的书信画,粗糙破烂的人偶,还有……这朵已经失去意义的纸花。
「nini,送你一朵花。」
「只要两人心意相通,都还爱着对方的话,花就永远不会枯萎了呢!」
王湾看见王耀露出无奈的、自欺欺人的苦笑。
什么啊,净是些骗人的言语。
明明现在,心中早无他了啊;他的心中,也不会有我的存在吧?
——bad end——

评论
热度(2)

© 馬修的楓糖餅 | Powered by LOFTER